今天是

生态批评的“法兰西之风”

2016-08-01 10:04:01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在文学领域,生态批评是肇始于20世纪90年代的新思潮。这项被冠以“绿色批评”的人文运动自诞生之日起便发展迅猛,在英美国家尤为显著。作为欧洲文化的中心,法国素来有文学创作和研究的深厚传统,却在这股思潮的发端阶段失声。令人欣喜的是,近年来许多法国学者意识到生态批评的现实意义,并掀起了一阵强劲的“法兰西绿色之风”。

  突破英美研究范式

  迄今为止,生态批评大都聚集于英美文学领域,大部分生态批评家都来自美国,其提倡的环境保护运动的价值观与美国息息相关。但生态批评的持续发展,理应突破英美文学的局限,涵盖包括法国等在内的各国生态文学。由于受到自然环境、社会文化等因素的影响,法美两国的生态文学及其批评确实存在较大差异。

  美国文坛具有生态文学创作的悠久传统,如梭罗的《瓦尔登湖》、利奥波德的《沙乡年鉴》、爱德华·阿比的《故意破坏帮》等作品,它们既是生态文本,也属经典文学。大自然是美国作家创作的重要内容,生态文学也因此升格为真正的文学体裁,并且随着日益突出的环境问题,其普及程度也在不断提高。一些美国高校已经开设生态文学课程,甚至设立生态文学的学位,受到学生的普遍欢迎。

  相比之下,法国的生态文学批评远远落后于美国,原因众多。一方面,法国人对生态文学和自然写作的关注远不及美国人那般热切。法国学界往往也只聚焦美国作家,反而把自己的作家抛诸一边。以阿兰·叙贝什柯、伊夫·查尔斯·格兰杰特、米歇尔·格朗热和弗朗索瓦·斯派克为代表的法国学者都是美国文学研究专家,自然会从美国文学及其社会文化的角度切入生态文学研究。虽然他们的研究成果与法国的文学语境关联度不大,但客观上奏响了法国生态文学批评的序曲。另一方面,法美两国地理环境和自然背景存在差异。法国有精巧别致的乡村,美国有辽阔壮美的荒野,不同的自然环境催生出不同的社会习俗和文化取向。受英国工业革命的影响,法国的城乡分化较早,文艺创作也逐渐转向城市生活,城市在文艺作品中的重要地位不言而喻,这自然对法国文化产生了巨大影响。自然写作因而在法国缺乏深厚的文化根基,生态文学在法国当代文坛也难以确立自己的话语体系。

  总体而言,美国的生态批评试图通过分析“自然写作”文本,来缩小文本与自然之间的距离,论证从人类中心主义走向生态中心主义的合理性,注重反思人类自身的道德行为;法国的文学批评则更强调研究文本的叙事策略和诗学结构,但否认通过重构人类道德中心来关注自然的必要性,认为道德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品质,这导致了法美两国在生态观念上的巨大差异。20世纪90年代,博德里亚、布拉穆莱、费里等法国学者对生态思想展开过猛烈的批评,进一步加剧了法国在生态文学研究上的落后程度,导致法国没有出现英美国家业已形成的环境哲学。

  趋向多学科交互融合

  法国生态批评虽然起步较晚,但它一开始便与其他学科交互融合,体现出很强的跨学科特性,这尤其表现在研究者本人的跨学科研究能力上。娜塔莉·勃朗是法国杂志主编,其主要研究方向是生态批评,同时也是城市地理学的研究员,研究自然和环境艺术美学。在《走向环境美学》一书中,勃朗提出以生态批评方法来研究景观,将景观理论化,并借此整合了生态政治与生态批评思想的研究原则。菲利普·德科拉师从法国结构主义大师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曾经在厄瓜多尔的亚马逊雨林生活过三年,详细研究当地土著人与周围其他自然物种的立体关系,并据此写出《驯服的大自然》。在这本书中,德科拉从人类学的角度切入生态批评,以全局的角度来观察人类和非人类的物种,通过泛灵论、图腾制度、类比法和自然主义四个本体来论述土著人之间的互动关系,并由此提出“关系生态学”的崭新概念。特琳娜·拉雷尔在继承利奥波德“大地伦理学”思想的同时,呼吁要“合理使用”大自然,同时遵循生物道德和文化道德。法国政治生态学的先驱米歇尔·塞尔提倡要订立一种自然契约,以平衡人与自然的关系。应该说,法国学者趋向以一种跨学科的视角去研究非人类世界的表现问题,他们的研究聚焦人与自然相关的历史、政治、哲学、社会等方面的思潮,在拷问人类种种行为的同时,描绘大自然不同元素的多层次含义,并挖掘出背后隐藏的伦理问题和道德价值。

  2014年,法国昂热大学、南特大学、勒芒大学三所公立大学协作成立生态文学研究团队,这是一项跨区域、多学科交汇融合的文学研究项目,获得了法国卢瓦尔地区政府拨付的“地区科研资金”的资助。该团队汇集了以安娜·拉谢尔为代表的语言学、文学和比较文化方面的专家和研究人员。他们在广泛吸收英语国家生态文学研究成果的基础上,着重分析法语文学文本与环境价值之间的关系,力图拓展法国生态批评研究的广度与深度。这些学者并不满足于单纯记录学术思潮和旁观社会现象,而是希望通过艺术实践推动社会价值观的构建,均获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注重媒介影像表现

  自一百多年前卢米埃兄弟发明电影以来,法国一贯重视影像艺术的发展,不断探索这一艺术形式的实践形态。生态文学在法国产生之后,影像艺术也恰逢其时地介入进来,于是传递生态意识的媒介从文本跃变为影像。虽然说法国的生态文学及其批评落后于美国,但以影像作为“自然写作”的表现工具,法国文艺界堪称世界先锋,成绩斐然。1988年,法裔加拿大籍动画导演弗雷德里克·贝克绘制的《种树的人》获第60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这部动画电影以法国生态文学作家吉奥诺的同名小说为蓝本,运用创新性的赛璐珞动画技法,制造出别具一格的印象派画面。影片注重生态意识导向,以技术革新来实现动画的艺术性与文学性,把文学、音乐、绘画等多种艺术形式完美融合,从而制造出了一部兼有纪实叙事风格和印象主义画风的动画佳作。贝克开创了以“生态动画”的形式讴歌自然环境、表达生态理念的先河。影片上映后在全球刮起了一股植树造林之风,看过此片的观众在世界五大洲总共种植了数百万棵树,其生态影响远超梭罗的《瓦尔登湖》。

  在影像时代,法国艺术家除了创作生态动画之外,还开创了生态纪录片的法国流派。法国纪录片选题广泛,坚持唯美、细腻、精致、感性的风格,展现了人类的辉煌文明和自然界的美丽奇观,凸显纪录片的社会责任感。法国摄影师亚恩·阿蒂斯·贝特朗拍摄的《家园》,以其恢弘的自然画面和宏大的生态意识,让全世界数以亿计的观众深刻感受到地球母亲的生命之美,他本人因此在2009年成为联合国环保计划亲善大使。而另一位法国纪录片导演吕克·雅克则以《帝企鹅日记》而享誉全球。2015年12月,雅克的新片《冰川与苍穹》更是作为向联合国巴黎气候大会的献礼之作在法国国民议会上映。这部纪录片用影像语言向观众讲述了冰川学家如何通过南极科考活动发现人类活动导致全球变暖的事实。总之,法国生态纪录片画面细腻,音乐舒缓,华美的影像背后,人与自然,宇宙精髓,天地仁爱,共同交织成关爱生命的哲学命题。

  近几年来,法国的生态批评家抛出新的概念,提出以“媒体间性”(相对于文本研究的“文本间性”)的视角展开生态批评。一方面,生态批评的对象有电影、音乐、话剧、动画等形式,呈现出多媒体的特征;另一方面,实践美学的技术问题也会成为媒体间性的比较研究对象,比如文字表述或视觉传达究竟是以何种方式影响我们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感知与判断,这都是非常值得研究的课题。在2015年举办的巴黎书展上,法国作家与文学学会会长西尔维·古特巴龙组织了一次“命题作文”,邀请与会作家根据气候变暖的图片影像展来创作文本,这显然是生态、文本与影像的有趣结合和有益尝试。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14YJC752016)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外国语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