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薛宝钗嫁了贾雨村

2017-12-14 16:42:06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薛宝钗嫁了贾雨村

《红楼梦》中,钗黛二人的命运一直让读者牵挂心头,林黛玉最终因病早逝没有争议,倒是薛宝钗最终嫁给了谁成了一个让人魂牵梦绕的问题。抱朴觉得,薛宝钗绝对不会像高鹗续书中安排的嫁给贾宝玉。一是书中多次提到贾宝玉不认金玉良缘,一心想的是木石前盟,二是不符合贾母的本意,贾母总是说宝钗的房间太素了,这也是一种态度吧。

那么,薛宝钗最后到底嫁给了谁呢?从书中所埋下的伏笔看,她最后实际嫁给了贾雨村。理由如次:

从贾雨村的诗文中看。《红楼梦》开篇第一回中说道,中秋佳节,甄士隐家宴已毕,又另具一席于书房邀雨村同饮。去请他时,听到贾雨村思及平生抱负,苦未逢时,高吟一联曰:“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后两人饮酒至兴,贾雨村又狂兴不禁,对月寓怀,口占一绝云:“时逢三五便团圆,满把晴光护玉栏。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于是,甄士隐连续两次夸赞贾雨村有抱负,不是久居人下之人。

作为《红楼梦》的开篇,这里明显有个问题需要解释:贾雨村要是想表达自己的抱负,不论是一副对联还是一首诗,都完全可以表达清楚了,为什么要在同一时间表达两次?难道这只是简单的重复,或者说是作者的疏忽吗?不可能,开篇第一回,作者是多么的谨慎,怎么可能出现疏忽和重复,去浪费那么多的笔墨!唯一的解释就是,作者要使用第二首诗来掩盖第一副对联的含义。

那么第一副对联为什么需要掩饰呢?

我们看,对联是:“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如果说看上联,贾雨村把自己比喻为一块美玉,放在木盒子里还没有被发现,等待着高价售出,来比喻自己会高中而发迹的话,还可以理解。那么看下联就让人费解了,“钗于奁内待时飞”,钗是女人头上的饰物,一个男人在比喻自己有雄才大略的时候,往往比喻为大鹏、骏马、雄狮等等,什么时候听说过把自己比喻为女人头上的饰物?太过匪夷所思。而且,即便把自己比喻为钗,那么,钗也是不能飞的,怎么能说等待时机起飞?

既然男人不可能把自己比喻为钗,钗也不会飞,那么“待时飞”是什么意思?

看到这里,大家不要忘记了贾雨村的名字,贾雨村“姓贾名化,表字时飞,别号雨村。”

好了,这样看,就清楚了,这首对联的下联可以解释为,“薛宝钗待字闺中就是为了等待我贾雨村”!明白了下联,上联也就好理解的了,“玉在椟中求善价”中的“玉”是贾宝玉。“椟”可以解释为木盒子,但是,在这里,更好的解释是监狱,因为古代的监狱都是用木头作为栅栏的。也就是说贾宝玉深陷囹圄,需要高价赎出。

说到这里,就能够把这样一个奇怪的、与道理不通的对联解释清楚了。我在《贾雨村是贾家败亡的最后推手》一文中说明了,贾雨村后来犯事,为了立功自保,落井下石,出首把贾家搞倒,使贾家被抄,人员入狱。在这样的情况下,贾宝玉也难以幸免,深陷囹圄。当朝看到贾雨村大义灭亲,对其复加重用。

而这个时候,贾家所有关系都受到牵连,除了贾雨村,没人能有力量救出贾宝玉。要救贾宝玉需要太大的代价,所以说“玉在椟中求善价”。而此时,林黛玉已病亡,贾雨村对薛宝钗垂涎已久,薛宝钗为了救出贾宝玉,含恨以身相许,用自己的身体作为“善价”,委身嫁给贾雨村,换得贾雨村出手救出贾宝玉!这样看,“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就没有任何矛盾了。

说到这里,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一个是贾雨村知道薛宝钗吗?二是薛宝钗知道贾雨村吗?第一个问题很好理解,贾雨村得到贾家帮助后,为了巴结,经常到贾家来,并极力为贾家办事,来往十分密切,经常来,加上林黛玉是他的学生,不可能不谈论,既然谈论就不可能不说到薛宝钗,贾雨村对薛宝钗的才貌人品肯定是早就十分了解。而贾雨村上任后处理的第一个案子,就是薛宝钗的哥哥薛蟠打死人抢香菱的事,在处理这么一个案子的过程中,他和薛家会有很多联系的。后来,案件处理完毕后,贾雨村还把这个当做成绩向贾府汇报,等于是拿投名状的意思。

第二个问题是,贾雨村在《红楼梦》八十回中,共出场13次,前面的引子部分不算,贾雨村送林黛玉进京后,从第十六回开始,他共出场9次,这九次中,他只有两次是真身出现,其他都是别人说一点点消息。比如第十七回,贾珍说请贾雨村来拟大观园中的匾额,一语带过。

贾雨村真身出现的两次,一次是第三十二回,贾雨村到贾家要见贾宝玉,一次是贾雨村弄权为贾赦强取宝扇。让人感到不可理解和神奇的是,就这两次,每次都让薛宝钗知道,而且书中只让薛宝钗知道和评价。

第一次,贾宝玉去见贾雨村后,“这里袭人见他去了…..正裁疑间,忽有宝钗从那边走来……宝钗道:‘宝兄弟这会子穿了衣服,忙忙的那去了?我才看见走过去,倒要叫住问他呢。他如今说话越发没了经纬,我故此没叫他了,由他过去罢。’袭人道:‘老爷叫他出去。’宝钗听了,忙道:‘嗳哟!这么黄天暑热的,叫他做什么!别是想起什么来生了气,叫出去教训一场。’袭人笑道:‘不是这个,想是有客要会。’宝钗笑道:‘这个客也没意思,这么热天,不在家里凉快,还跑些什么!’”第二次就更不用说了,在第四十八回,贾雨村弄权强取宝扇的事情,干脆就是通过平儿的口和薛宝钗说出来的。贾雨村在薛宝钗的心中是什么样的形状,还用说吗?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说明,在第一回中,贾雨村到甄士隐家时,和他家的一个丫环娇杏(侥幸)偶尔相遇,后来娶到家里做妾,老婆死了后做了正室。

一开始,我很奇怪,曹雪芹为什么要在最重要的开篇第一回浪费笔墨写这样一个事情呢?而且那个丫鬟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有写的必要吗?后来联系着看,终于明白了,写的那个丫鬟其实就是后来的薛宝钗。那个丫鬟的长相和宝钗相似,而且因为对贾雨村相顾两次而引起贾雨村的注意并结下缘份,这和后来薛宝钗两次了解贾雨村不是正好相对么?而且,由于薛宝钗住的地方是荣府的角边,有门对外单开,我还怀疑,曹雪芹故意这样安排,实际上也可能是,贾雨村由于经常到贾家去,很可能偶尔有两次经过她家门口,偷窥到在家中嬉戏的薛宝钗的形象而朝思冥想呢!正好和第一回的丫鬟的两次回顾相对应,最终也让这个最虚伪最可恨的人得逞,把美丽大方贤惠的宝钗糟蹋了。

说薛宝钗嫁给了贾雨村,实在是大煞风景,可是,小说的轨迹和历史上很多例子都告诉我们,很多事情都是那么的让人痛心和无奈,可这,不按照常理出牌的结果,或许恰恰就是鸿篇巨制的魅力之一吧。